良药

好想打边炉

我对师长型的纸片人毫无抵抗能力 大概是因为从小就缺乏一个愿意包容我 教导我学会怎样面对自己的大人 又没有遇见好的老师 就只能在幻想当中弥补自己的遗憾

如果在我十五岁之前能够有一个大人跟我说 这不是你的错 可能我就会跟现在不一样了

我总希望一觉睡醒回到十岁 能有一个大人带我离开那个地狱 可惜幻想终究是幻想 我无法自救 也没有人愿意救我

新年 朋友圈不是爹妈吵架就是自己和爹妈吵架

太热闹了

正 能 量

为了别人 你要开心

好痛苦 想躲起来

我需要你

我一直没跟你说过 我曾经在一段痛苦的时光里梦见了你 我们在故乡幽暗的小巷里不停奔跑 手牵着手 喘着气 前面没有光 也没有终点 这场奔跑一直持续到我醒来

而你也离开我去了大陆的彼方

尽管你从不属于我

可我好想你

其实在我目前为止的二十年人生当中 我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喜欢过谁 更多的是为了所谓融入集体而愚蠢地欺骗自己我喜欢谁 其实我从来就不懂喜欢 更不懂爱 又哪里值得被别人喜欢

我好累 我不想读大学了 我讨厌老师和同学 我想像那些退休老人一样喝早茶逛公园听粤剧 我不想和同学出去玩 不想听老师讲课 我想肆无忌惮地看史云梅耶和小猪佩奇 我不想听老师一本正经地说她并不想那么形式主义 我不想听同学说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任务 我想回家 我想回到床上 我的被窝里 有我喜欢的小说和公仔 没有傻逼老师布置的论文 我不想听舍友说宁静丑 不想听她们播抖音的歌 我想一个人 安静一下

来找我玩吧

© 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