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良药

把蚊子都拍死就更新

刺痛。
李安怡的左胸突然蹦出了尖刀般的疼痛,她条件反射地将手指按压在刺痛的发源地,尖刀变成了鱼刺,但同样不讨人喜欢。
这该死的肺病令她神志不清,一方面她被病痛折磨,名正言顺地抱怨世界,另一方面她也因此得以留在这座灰暗的医院里,守在她的神女身边。
黎知书,黎知书,黎知书……
李安怡痴呆地念叨这那人的名字似乎这样就可以减轻痛楚。黎知书的名字蕴含着神奇的魔力,既可以将小鹿乱撞的李安怡送上天堂,也可以将情欲难耐的李安怡推下地狱。
黎知书的倩影从李安怡的脑海中飘过。
在平淡无奇的病号服下,黎知书的身体散发出甜而不腻,腥而不刺的芳香,暗红色的液体从宇宙之门中涌出,滋润着李安怡失去理智的、饥渴的、干枯的灵魂。她是她的野玫瑰,她的萨福,她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是至高无上的教义,她的每一次眼波流转都让她病入膏肓。她裸露的,天真的脚踝上涂抹着波提切利的红,她柔软的、水润的唇上闪烁莫奈的光。
她的圣女,安居于人类最完美的躯壳中,用无邪的花瓣引诱她,再用尖锐的毒刺将她杀死,毫不留情地吮吸她、啃食她。而李安怡是个虔诚的信徒,为她殉道,将自己的肉体与灵魂一并送上祭坛,心满意足地融化,腐烂。

评论
热度(1)

© 自杀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