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良药

不想绑定 不更新了

“如果妈妈走了,去外地打工,你会在家好好学习吗?”

当母亲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她正瘫倒在沙发上,灰黄色的脸上,哭得发肿的眼睛像沾了月经的下水道口,苍白的嘴唇让我想起了外婆家后面的竹林里,那些枯萎的竹叶,被我踩在脚下,无声碎裂。

彼时的母亲失去了她的父亲,我失去了我的童年。我嗅到了这个问题底下散发出的恶心气味,大概是汗味混着白醋的酸气,还有一点点香火味,直觉告诉我,我即将再度被抛弃。

我看了眼我们所在的客厅,父亲不知道去哪了,伟人的陶瓷雕像闪着惊悚的白光,桌上的茶杯还有没洗干净的茶渍,我只能独自面对这个可怕的问题了。

如果我点头,母亲会让我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然后离开我,走向一个和我的截然不同的地狱,我不希望母亲去死,我希望我去死,十岁的我明白。我的死亡意味着人类的幸福,可是我也是人类之一,寻求生存害怕痛苦的本性仍然根植在我的灵魂里。

于是我选择了摇头,硕大的脑袋甩得比夜总会舞池里蹦迪的后生更加带劲,像家里看门的狗甩掉脑袋上的蚊子一样用力。

母亲看着我,她短且稀疏的睫毛颤了颤,像针一样扎在我的心脏上,然后挪动着那双悲戚的嘴唇说道:“唉,你真是没用。”

那一瞬间我悬着的心终于是落了下来,砸在阴沉午后的屋檐下,发出了沉闷的回响。

我终于保住了。

评论
热度(3)

© 自杀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