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药

好想打边炉

原创/梦中的纳西塞斯/草稿

李安怡与维纳斯目光相接的时候想起了黎知书。
维纳斯其实只是波提切利的那个维纳斯,然而“只是”又好像不对,毕竟是伟大的维纳斯,爱与美的女神。
噢,这真是太他妈黎知书了。
李安怡的脑子里只剩下黎知书,黎知书就是她的爱与美的女神,她看着初生的维纳斯脑子里也会自动把维纳斯的脸换成黎知书的脸。黎知书比维纳斯更加纤细,更加蓬勃,新鲜的欲望从她的深处源源不断地涌出,这些清甜的诱惑生根发芽成为她的血肉,她天生就懂得如何吸引人,尤其是吸引李安怡,挑逗李安怡是黎知书的本能。李安怡想要变成《春》里的风神,毫不犹豫地抱住她的克洛丽斯,将她拉进李安怡的欲火之中。
波提切利的红色就是黎知书的代名词,李安怡又一次想起那双白鸽一样小巧的脚,那抹恰到好处的红正好在黎知书的皮肤里渗出,当她奔跑起来,她的脚就是飞舞的夹竹桃,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可怕的毒性。

评论
热度(1)

© 良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