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药

好想打边炉

JayTim/最苦不过老烟鬼的吻

BGM:One For Bsd.U - l o k a !
*例行ooc预警
*还是小段子

Tim醒来的时候外面正下着雨,稀里哗啦的雨水讨债似的敲打着玻璃,强势夺走他甜蜜的梦乡。意识在潮湿的模糊中逐渐苏醒,他翻了翻放松的身体,脸蹭着柔软的枕头和温暖的毯子,还有什么比睡醒时这些美妙的触感更好的呢?
Tim的视野愈发清晰,他顺着地板上散落的杂物移动目光。床头柜旁边摆着一摞书,叠得不整齐,最上面的是《爱达或爱欲》,一只黑猫书签从书页里面探出脑袋,瞪着同样清澈的蓝眼睛。书堆的右边全是Tim的脏衣服,幸好他的西装没在里面,和他全是那些汗臭的宅男T恤以及短裤混在一起。长发公主、达斯维达、云宝黛西各自占领着一个角落,Tim觉得下次该买个玩具箱,他不想哪天一不小心踩中乐高积木块。再往前一些,沾了血的绷带、医用棉签、沾满水和泥巴的夹克……一路向着窗台延伸,终点站是一个人影,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只给Tim留下一个背影,夜间朦胧的光给人影打了一层冷色调的滤镜,外加高斯模糊。熟悉的气味也在这时蹭了过来,香烟味、血腥味、硝烟味,还有一些体香一样的气味,他称之为爱欲的分泌物,四者混合在一起就是全世界最棒的气味,Tim暗暗地为这股气味感到安心的时候,他已经不由自主地从床上爬起,走向窗台。
一只紧致的胳膊攀上了Jason的肩膀,像撒娇的猫一样磨蹭着他的肌肤,手背滑过结实的肌肉,指尖在锁骨上打着圈,接着又像蛇一样向下爬,触到刚裹上的绷带的时候那只手停顿片刻,蜻蜓点水一样碰了碰那个涂了药水的地方。
“一睡醒就来摸我,我没喂饱你吗?”
Jason把烟头按进了烟灰缸里,转而握住那条白色的小蛇,把他送到嘴边,留下了几个浅浅的吻。
“我看是你的情况比较糟。”Tim的手指停下了动作,乖巧地看着Jason亲吻他的指尖,Jason开口说话时透出的鼻音让他更想蹭过去,事实上他确实这样干了。
“还好吧,不疼,我们早就习惯这样了,嗯?”Jason顺势把Tim拉到怀里,他的小洛丽塔亲昵地用鼻子蹭蹭Jason的下巴,蹭得Jason心头痒痒的。
“我听说抽烟后接吻会尝到甜味。”
“你想试试?”
Tim的蓝眼睛看向Jason,Jason觉得要窒息了,他像掉进伯利兹蓝洞一样,只不过这个洞里是关于Tim Drake的一切。Tim凑上来吻住了Jason,Jason张开嘴缠上了Tim的舌头,洛丽塔从亨伯特这儿抢来了一颗糖,Jason想到了这一点就忍不住发笑,而Tim则是想起了《对话的维度》里面那对亲吻的粘土人男女,他觉得他和Jason此刻就像那两个头部纠缠在一起的粘土人,于是也笑了起来,两个人在这股笑意当中再度加深这个吻。
当他们从这个浓郁又甜腻的吻中解脱出来时,Jason笑着问喘着气的Tim:“糖果甜吗,洛?”
Tim吐了吐舌头,又面带愉悦的微笑往Jason怀里钻去,亨伯特抱紧了他怀里的洛丽塔,看样子他的公主喜欢吃老烟鬼的糖。

评论
热度(47)

© 良药 | Powered by LOFTER